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胶功效 正文

晚上和姐姐睡,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

  秦博士一听,顿时惊慌失措,急忙问道:“张小姐,什么变了?你之前不是告诉我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吗?是你告诉我一切都会好的。我刚出国。我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我真的很担心我的儿子!”

  “你不必担心你儿子的状况。两天前我收留了他,现在他就在我身边,不怕任何意外。”

  电话那头,秦博士的脸色突然变了,声音微微颤抖。“张小姐,我儿子还在念书。你为什么去接他?”

  章慕白语气平静地回答,“我刚刚不是告诉过你吗?国内事务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也害怕你的孩子有任何问题,所以我把他带了过来,保护了他。你儿子和我在一起,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他的。”

晚上和姐姐睡,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

  第670章你怎么了?

  秦医生听了她的话,当然全身禁不住颤抖,章慕白告诉她不要担心,但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个无用的丈夫在家里不能照顾孩子,但张,这个女人,可能已经杀了她的儿子!

  秦博士并不笨。他知道张多次提到在国内的一些变化,这肯定对她有所暗示。现在张已经把她的儿子带走了,想必是为了逼她就范。

  秦博士闭上了眼睛,整个人都有点绝望了,她现在真的很后悔,后悔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着章慕白这样一个缺德的女人,她早就应该想到,有一天,以虎谋皮,哪有什么好下场!

  电话沉默了大约两分钟后,另一端传来一个勤奋医生的声音。绝望中,他很沮丧。

  “张小姐,不管国内的事务发生了什么变化,我都愿意听你的,只要你不要对我的儿子做任何可怕的事情,我愿意做你所说的一切,你只需要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秦博士后来说,她的声音已经哭了,但张在另一边的却完全不为所动,仍然笑着说:

  “秦博士,你不用担心。在你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后,我不会伤害你,但是这次有一个小问题。现在我需要有人为我的罪行负责,并为我进监狱。我反复思考,我认为你逃到其他国家更合适。”

  监狱?

晚上和姐姐睡,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

  秦博士的身体猛地一抖。当时,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听筒里只有一声沉重的喘息,带着莫名的恐惧。

  她根本不想去坐牢。她只有30岁。虽然她没有嫁给一个好丈夫,但她只是一生中的一段时间。她辛辛苦苦工作了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地跟在张的身边。她还存了很多钱。她的余生可能会如她所愿。她希望如此。事情结束后,她带着儿子和丈夫离婚,然后去了法国,去了他们最喜欢的城镇,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是如果她进了监狱,所有的梦想都会实现。

  但是如果她不去呢?她儿子该怎么办?如果她就这么跑了,章慕白不会让她儿子走的!

  秦博士跟随了章慕白这么多年,帮她处理了很多事情。她确切地知道章慕白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做了所有杀人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她只对一个无力反抗的孩子做了这件事。如果她这次不听他的话,破坏了她的计划,那么她的儿子一定没有办法.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很久。秦博士没有说话,张也没有说话。她静静地等待着。她给了秦博士思考的时间,让她在自由和儿子的名字之间做出选择。

  张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凭着她深刻的理解,她知道秦博士最终肯定会选择自己的儿子。这只是时间问题。

  他拿着手机,静静地等了大约五分钟。电话那头勤奋的医生终于又开口了。

  “张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现在将回到中国认罪。我会听你的。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你的。如果你让我做,我会进监狱。但我求你,为了我多年来对你的忠诚,让我的儿子走吧。”

  张轻轻笑了笑。“秦医生,你已经尽力帮我了。我当然不会亏待你的儿子。别担心。当你进监狱的时候,我会好好照顾他,送他去一个更好的地方上学,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享受最好的生活。”

  秦博士闭上眼睛,两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张小姐,我只问你这一件事。请不要伤害我的儿子。如果你不照顾他也没关系。把他交给我的保姆吧。我只要求你不要伤害他。”

晚上和姐姐睡,按摩按着按着就进入了

  把它给她的保姆?这并不意味着让她的儿子回来。张灿慕白怎么会做这种蠢事?

  “秦博士,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儿子的。我会把他放在我身边,直到你出来。这件事是个意外,我为你的道歉感到难过。但你可以放心,我已经要求你的爱。你只是不想做。你最多会在监狱里呆三年或五年。时间不会太长。在此期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儿子。”

  所有的事情都不能通过进监狱来解决。只要勤奋的医生想,她随时可以推翻这个案子,但如果她的儿子一直站在章慕白一边,那就不同了。那样的话,勤奋的医生永远不敢做任何事!

  秦医生听她这么说,心里完全绝望了。她闭上眼睛问她:张小姐,你要我做什么?

  “你只需要去我告诉你的地方,开一个房间住,然后静静地在那里等着。有人会抓住你的。你记得跑一点,不要太活跃……”

  ……

  今天是安然入狱的第二天。方文熙心情很好,早早就起床了。虽然叶盛昨晚半夜才回家,但这件小事并没有影响她的情绪。他不认为叶盛只是为了安然而在外面奔波。他只以为要谈工作,所以回来晚了。

  一大早,她给张打电话,联系了张的另一部私人手机,但有一个电话正在通话中。她连续打了两个电话,都是在这个州。方文熙很失望,但她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当她看到报纸上关于安然贝尔被监禁的报道时,她的心情更好了。

  方文熙坐在餐厅吃早餐。叶胜伟就起身走下了二楼的楼梯。

  他走到桌子边,方文熙立刻笑着递过今天的报纸。

  “肖伟,这是今天的报纸。我认为内容相当有趣。看!”

  他故意让叶胜伟看到安龙儿的消息,把报纸递了过去。他一直在静静等待叶胜伟的回应。

  但是方文熙想不到的事情,如叶胜伟勃然大怒!

  随着一声巨响,叶胜伟把报纸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巨大的噪音吓了方文熙一跳,他的身体抖动着。

  “肖伟,你怎么了?”

  方文熙有些惊慌的问道。

  她不知道昨晚叶圣威和雷子宸安然之间发生了什么,所以她不知道叶圣威整晚都在压抑自己的愤怒。今天早上看到安然公司的消息,他毫不犹豫地突然爆发了。

  “这东西有什么好?”

  叶胜伟的声音很冷,但方文熙听出了别的什么。她不高兴,板着脸说。

  “这有多无聊?难道我们和雷家不是一直互相仇视吗?当他们的家人被送进监狱时,我们应该感到高兴,不是吗?你为什么生气?你心里还有平静吗?”

  叶胜伟不想搭理她说这些话,他觉得方文熙现在真的是越来越爱无理取闹了,明明是她把报纸送到他面前的,现在又说他安然无恙,这不是为他挖洞跳吗?

  方文熙现在和孩子在一起,他也不想和她吵架。然而,刚才的噪音让他想起了昨晚的事件。那时候,愤怒和羞愧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叶胜伟也不能吃这种早餐。他正在吃他面前的食物,但觉得它没有味道。

  于是他放下筷子,起身准备离开,但他刚站起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拍手的声音,方文熙把筷子拍打在桌子上的声音。

  叶胜伟皱着眉头,回头看着她,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仿佛在问她到底想做什么。

  方文熙一脸的愤怒,看叶胜伟的眼神充满了委屈和不满。

  “小薇,那安龙儿有什么好?她和你离婚多久后,嫁给了雷子宸?这个家庭有一个丈夫,现在她怀孕了,过着幸福的生活。估计她已经忘记你了。你为什么还关心这个家庭?难道你不想要尊严!”

  尊严.

  平时方文熙的小冲突也就算了,但是她今天说了这个词,却是突然拿了一把刀刺向叶胜伟的心脏,心想因为她怀孕让叶胜伟难受,现在也早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鲜血涌上了他的头,他的眼睛气得通红。

  “方文熙,你真够逗的!安龙儿的确和我离婚了,不久就和雷子宸结婚了,但她怎么可能比你丈夫更好呢,他在婚姻期间欺骗了别人?”

  叶胜伟大概是真的气急了,竟然立刻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他不记得谁曾经说过,当两个人吵架时,他们不断地伤害对方,用他们以前的美丽变成今天的锋利的刀子,狠狠的刺伤对方的心。事实上,很多人都在说一些话,但是对于他们最爱的人来说,这种伤害已经扩大了一千倍,伤害的程度不亚于一颗心。

  方文熙也红了眼睛,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他没想到叶圣威会这么说她,大家都有资格说她在婚姻中背着无耻,当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无耻,但只有叶圣威不行!

  他是她的欺骗对象,要不是他,他怎么能忍受这样的耻辱呢?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但现在他却拿这件事来伤害自己!

  第671章流产的迹象

  “叶胜伟,你有良心吗?你现在这样做是为了伤害我吗?”

  “这和安然无关。你是唯一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方文熙,我现在真的受够了你!”

  叶胜伟愤怒的将才领带扯松了,整个人就像一头火红的狮子,在餐厅里来回踱步,一双小手放在腰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方文熙的样子并不比他好,坐在桌子边上,面前的食物是吃不下的,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委屈得像天塌下来一样。

  “怎么和安龙儿无关?叶胜伟,你这时候还想保护她吗?在我没有怀孕之前,你的心总是在犹豫是继续爱我还是去找安龙儿。你知道你当时说的话对我伤害有多大吗?叶胜伟,我为你走到这一步,你呢?你觉得我的努力怎么样?即使五年前我冤枉了你,自从这次回家,我已经为你做了足够多的事情。难道你真的看不见吗?”

  方文熙含泪的指控让叶圣伟越来越激动。他承认,他的另一方闻喜确实有二心,但因为方闻喜怀了自己的孩子,两人即将再次结婚,他总是告诉自己,他必须善待这个女人,但一个人永远不能欺骗自己的心。方文熙这次回家后,叶胜伟发现他对她的感情其实已经渐渐淡去了。有时候,何甚至觉得对手文的感情不能再叫爱情,而是更多的愧疚和情感,但这两种情感真的能支撑一个人一辈子吗?叶胜伟并不知道他对即将到来的婚姻没有太多信心.

  在他挣扎和犹豫的时候,方文熙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他,提醒他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提醒他永远不要让她失望。对于现在的叶圣威来说,那些原则和心灵鸡汤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它覆盖着他的心,让人感到不舒服。人们被束缚太久,总是想挣脱.

  “文,我知道你为我做了很多,你为我放弃了很多,但是你总不能在我面前一遍又一遍地提这些事吧!感情不能来自一个人的努力。这么多年来,你不是唯一深爱的人。我给了你所有的努力和你说的爱。你拒绝接受他们,你选择去美国,或者你放弃了我!”

  “肖伟,你仍然对我五年前离开你感到不高兴,对吗?但我已经向你解释过,作为一个养女,我有什么资格选择自己的生活?五年前,我为你感到难过,但是肖伟,在离开你之后,我真的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一直被我的心折磨着。我一直想你。我从未忘记过你。我觉得过去的五年就像一个虚幻的梦。当我回忆起来的时候,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只有我对你的思念,通过时间的积累,慢慢形成了一座大山,压在我的心上。我不能呼吸了!我不记得我已经活了五年了。直到我回家看到你的那一刻,我的生活才变得真实。即使那时,我们周围还有其他人,但我还是忍不住看着你。你认为我可耻地欺骗了你吗?但那只是爱你,如果你真的因为这件事责怪我,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方文熙并不知道此刻她嘴里说的这些话恰恰是叶胜伟不想面对的噩梦。她仍然不太明白,如果对方不再爱你,你认为深情的努力只会成为别人的负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