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胶功效 正文

欲妻如肉,她身上透着一股野性

  " 3 "

  上官立新在数到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立刻加大了声音,还拖着尾巴,像是要给对方最后一次提醒。

  她的手伸向了蒋梦瑶。

  上官立新用力张开五指,指节微微弯曲,手指发白,脸尾的表情也发出声音,变得诡异。

欲妻如肉,她身上透着一股野性

  只有到那时,蒋梦瑶才有了真正的反应。

  她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上官立新那似笑非笑的脸,还有那只慢慢伸向自己脖子的五指,她惊恐地伸出解锁的手指。

  “诚实吗?”上官立新看着他的食指,轻蔑地笑了笑。

  她握紧蒋梦瑶的手机,直接把它移到另一边。“解锁!”

  蒋梦瑶现在连一点反抗都不敢有,她看着上官立新的脸,心里很清楚自己继续反抗。

  上官立新也看到了手机解锁时用作屏幕保护的图片。

  “,你的这个白日梦真够彻底的,你手机里有一张和顾锡成的照片。你的老板呢?他出现在你的手机上了吗?”

  当蒋梦瑶拿着手机离开时,她迅速拿起了笔和纸。“你到底想干什么?

  上官立新没有回答她,而是将她的手机内容,全部翻了个遍。

  突然,她在的手机上看到了叶的母亲被绑架时的一些照片。她立即将所有这些照片发送到她的手机上。

欲妻如肉,她身上透着一股野性

  “蒋梦瑶,我不认为你的手机里有很多好东西。”

  上官立新饶有兴趣地把手机扔还给她,众人也跟着坐到了椅子上。

  "蒋梦瑶,你的老板想让你做什么,你能全心全意地做吗?"

  “你想说什么?”蒋梦瑶从刚才就在怀疑一件事,但她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心底的疑惑还没问出来。

  上官立新轻声笑了笑。她微微前倾,把嘴靠近耳朵,冷冷地说,“至于我,我在你家偶然遇到一个自称是你老板的人。”

  蒋梦瑶在听到上官立新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睛狠狠的瞪大了。

  “为什么,你不相信吗?”

  上官立新坐直了身子,指着扔向她的手机。"你可以和他核实一下,看看我是否在撒谎。"

  蒋梦瑶握紧了手机,看着上官立新脸上那抹公然的得瑟,她心里开始害怕起来。

  “不敢吗?或者他害怕他知道你有一些你没有报告的事情?”上官立新记得很清楚,当他提到顾锡成来到医院探望蒋梦瑶的时候,对方的那张难看的脸,像是被自己的男人,狠狠的出卖了。

欲妻如肉,她身上透着一股野性

  “他在这里干什么?”实在想不到,万会亲自来。

  毕竟,对他来说这是个危险的地方。

  此外,这里还有一些他一直在回避的人。

  一旦被这个人发现,恐怕他隐藏的许多事情都会被私下透露。

  "顺便说一下,我还听到了另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上官立新对万的一句话印象深刻。

  蒋梦瑶看着她过于骄傲的表情,心中很清楚她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上官立新瞥了她一眼,接着说:“他身边的一个女人似乎和我一样恨你,希望你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对吗?”

  第868章丑闻背后的恐惧

  ,皇帝少了几千亿萌动的妻子

  第868章丑闻背后的恐惧

  上官立新的话,让蒋梦瑶整个人呆愣在床上,双手垂在两侧,被她自己牢牢攥成了拳头。

  直到现在,她终于相信了上官立新所说的话。

  很少有人知道万对自己的厌恶。

  而且她也相信,扎西不会跟上官立新谈这件事情,毕竟这些事情属于她自己的私事。

  “蒋梦瑶,看来你对那边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重要?”上官立新说的话有些冷嘲热讽,要不是万那事先知道点什么,她也不敢这么大胆。

  "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蒋梦瑶很快写下了这句话,但他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如果万已经在家,那就一定要找到她自己。现在她必须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处理下面的问题。

  “这件事真的与我无关,但我的嘴很笨拙,”说“不对劲的事,将你在顾西城面前陷害我的事,全都告诉了他。你说,在你目前的情况下,你认为他更相信我,还是有更大的机会继续让你,一个丑陋的女人,工作?”

  上官立新是见过万本人的,他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丝毫不亚于顾西城。

  “你和他达成合作协议了吗?”蒋梦瑶并不傻,上官立新有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自然也认出了端倪。

  “是的!不过,在我与他合作之前,她会让我看看他的诚意,然后我会决定是否与他合作。”上官立新重新靠在椅背上,脸上的态度,变得傲慢起来。

  她确信,只要她同意,摆脱蒋梦瑶就指日可待。

  蒋梦瑶看着上官立新得意洋洋的样子,心底将她这种没头没脑的愚蠢行为,咒骂了无数遍。

  她已经在万身边很久了。除了他的妻子,这个男人一直对其他女人不屑一顾。

  就连她也不惊讶。

  然而,她和万之间只有一次意外。他们第一次恋爱时,她从他脸上看到的真正的温柔只有一次。

  当他压在她身上,第一次品尝她的时候,她深情地喊着“梦瑶”这个名字,她竟然流下了眼泪。

  甚至她也感到有点困惑。当她听到他叫这个名字时,她为什么突然哭了.

  “蒋梦瑶,你认为一旦我成为他的一方,你会变成什么样?”上官立新看着她的眼神流露出一丝迷茫,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强烈。

  "既然你正在考虑帮助老板,我们的关系能解决吗?"迅速将这句话写在纸上,希望利用万作为中间人来暂时改变上官立新对自己的看法。

  “既往不咎?”

  上官立新脸上的笑容立刻被一抹狠戾所取代,她面目狰狞地盯着蒋梦瑶,一双眼睛眯了起来。

  “既然你打着合作的旗号来找我,却不打算真诚地帮助我,你和我注定是敌人。”上官立新说这些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他在新闻中的丑闻。

  她显然被令人厌恶的院长抓住了,但是新闻报道说是她成为了他们夫妻之间的第三方,也是因为她和院长之间的丑闻,另一个人的妻子无法忍受,举刀要杀她的丈夫。

  她是无辜的,但其他人在看了这则新闻后不会给她任何为自己辩护的机会。他们甚至会用“情妇”和“狐狸”这样的侮辱性词语来给她加冕。

  “请相信我,我不想在其他事情上伤害你,除了西城来医院看我的时候没有帮你。

  蒋梦瑶有些激动地看着她,担心她的可怕的疾病会复发,并迅速为自己辩护。

  “不想伤害我?蒋梦瑶,你认为我真的相信你现在说的话吗?以前,我想全心全意地配合你,但你把我当成了垫脚石,故意让我在顾锡成面前抬不起头来。现在,你想向我坦白并继续和我合作。我告诉你,太晚了,太晚了。”

  上官立新脸上的恨意渐渐加重,她双手撑在两边,不知何时,已经捏紧了拳头。

  “蒋梦瑶,我和你之间,这辈子永远不会成为朋友,也不可能再有合作的机会。一旦我同意他的条件,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除掉你!放下它!”

  当她说最后两个字时,她故意强调语气,甚至是比正常声音大几十倍的声音。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小葵,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尤其是上官立新口中说的“他的身边”,让她变得有些在意。

  她低头看了看时间,她已经在病房门口偷听了很多次了,如果不是上官立新想要把午饭准备好,说不定对方会起疑心。

  小葵再次看了看病房,然后迅速离开病房,将这里无意中听到的不完整的事情,向晋阳汇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