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胶糕价格 正文

离婚那天我们做了8次小说,《潮湿》

  “当然不是恶作剧!奇怪的是感觉很新鲜。”酒馆老板又向幽灵船长敬酒,然后说:“那个瓶子里有小纸条,每个瓶子里都有。”

  鬼道长笑着说:“既然是漂流瓶,当然有注。如果没有注,就不叫漂流瓶。”

  “但是纸条上写的是什么?”钟老六问道。

  酒馆老板正在卖关子,问钟老刘:“喂,你猜纸条上写的什么?”

离婚那天我们做了8次小说,《潮湿》

  “我没有再看到那张纸条。我怎么猜?”钟老刘翻了个白眼,催促道:“快说!”

  鬼道长皱眉不语,做思考状。

  其实纸条的内容我已经知道了。但此事相当神秘,涉及到邻近村落,鬼道长不想发现,打算一步步引导渔民对应此事。

  酒馆老板咧嘴一笑,小声说道:“这次琅琊滩的家伙麻烦大了!”

  “什么麻烦?”钟老六问道。

  座位上有一个人,姐姐在琅琊滩结婚,姐夫和两个侄子是渔民。此刻,他们更加焦虑,问:“快,快,这是怎么回事?”

  “嘿嘿.纸条上的字,去狼牙滩,每到正月十五之后,都要祭祀龙王庙!那个漂流瓶是龙王写的!”酒馆老板透露了终极秘密。

  他们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相信。

  “你必须在第一天和第十五天到庙里献祭。之后还会用钓鱼吗?”邻村姐姐结婚的男人皱着眉头说:“每次寺庙祭祀只需要三天的准备时间,要花很多钱。这样做的话,琅琊滩每个月准备十天的庙,剩下的二十天打鱼卖鱼都不够折腾!”

  上次鬼道长下海拜,只是准备的比较匆忙,很多节目都保存了下来。如果按照正常化来,会比较麻烦。

离婚那天我们做了8次小说,《潮湿》

  “那是,哪有这样的寺庙?肯定是骗人的!”钟老刘说。

  其他渔民,表示不相信。

  他说:“对,龙王有神通,直接做梦就完了。为什么还需要写纸条?”

  鬼道士不说话,慢慢喝茶。他知道这是真的。而且用不了多久,尖山岛上的渔民也会收到漂流瓶。

  “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看过那张纸条!”酒馆老板着急了,站起来破口大骂,说:“我要是骗你,就叫我,就叫我.穷一辈子!”

  钟老六撇着嘴说:“琅琊滩的渔民那么听话,一个月就拜两次庙吗?”

  “龙王说,你不听话,就叫他们鱼!”钟老刘说。

  “我不信!”钟老六摇摇头,问鬼道长:“林叔叔,你是活神仙。你觉得这有多真实?”

  鬼道长想了一下,说:“这件事不好说。不要吵了,明天看看琅琊滩会有什么消息。如果一条鱼爬不起来,那是真的……”

  他们点点头,然后给鬼道士敬酒。

离婚那天我们做了8次小说,《潮湿》

  吃饱饭后,鬼道长离开酒馆,回到自己的渔船上睡觉。

  虽然大家都在渔村里给鬼岛长安安排了最好的房子,但是鬼岛长安每天晚上睡觉都在船上。

  无论刮风下雨都是如此。

  当大家问及原因时,鬼道长说:“梦中神怕吵,不去村里。每天晚上,他都给我指示,都在海边……”

  神人梦说,你自然不能胡搅蛮缠。所以,我让鬼路住在船上。

  鬼道其实是住在船上修炼观星的。

  海边空气好,通畅,看星星最方便。

  第二天一早,尖山岛的渔民跟着幽灵船长出海了。

  可惜中途在琅琊滩遇到了渔民船队。

  钟老六没事找事,扯着嗓子喊:“哎,老老少少都来早了!听说你前天撞了水瓶座,是不是?”

  琅琊滩的渔民很恼火,听到钟老刘的讽刺,都瞪着对方。

  钟老刘咧嘴一笑,挥挥手,“开玩笑,别生气!一帆风顺,钓鱼更赚钱,休闲,我们推卡九!”

  第2225章求助

  面对钟老刘的一再冷嘲热讽,琅琊潭的一些渔民终于忍不住大叫:“钟老刘,别看你现在的风光,总有一天,你会恢复原形的!”

  因为琅琊滩的渔民也知道,尖山岛上,之所以现在张狂,是因为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林叔叔。

  但是林叔叔毕竟老了。按常理,三五年后他肯定会死。到时候尖山岛会失去财神,会不会恢复原状?

  “哎,风光是暂时的,以后再谈未来。”钟老刘咧嘴一笑。

  鬼道士再也受不了了,怒视着他,大喊一声:“老刘,你能闭上嘴吗?”

  钟老六吓了一跳,急忙点头哈腰赔笑,再也不多嘴了。

  同一天,尖山岛的渔民捕鱼归来,依然收获颇丰。

  卖完鱼,大家都去酒馆喝酒,兴高采烈。

  一进门,钟老六就问酒馆老板:“对了,琅琊滩今天有什么消息吗?”

  酒馆老板看着大家小声说:“据说一条鱼没追上,翻了船,差点淹死!”

  “啊?真的?”钟老六幸灾乐祸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他们不听龙王爷的,龙王爷生气了!漂流瓶上写的很清楚,如果你不答应正月十五祭庙,就打不到鱼!”酒馆老板说。

  钟老六噗的笑了笑,说:“这次琅琊滩的老少爷们有福了。他们一个月拜两次庙。他们不用下海上班,但是可以经常一起吃喝,呵呵……”

  “闭嘴,嘲笑穷人,讨厌富人,这是什么德行!他们都是村里的村民。看到别人没饭吃你很开心吧?”鬼道长一瞪眼。

  钟老六一吐舌头,赶紧叫鬼道士坐下,给鬼道士倒茶。

  其他渔民原本打算取消钟老刘后面的几句话,看到鬼长毛火了,一起忍住了,反过来挨个骂钟老刘,品德高尚。

  钟老六自认倒霉,笑得说不出话来。

  酒菜上桌,鬼道长看酒馆老板不太忙,就叫他一起喝。

  掌柜的自然听话,坐过来给大家倒酒。

  “掌柜,那边的渔民,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有什么结论吗?”鬼道士问。

  “那边很乱,分成两派,很吵。”酒馆老板摇摇头说:“年纪大的一定要出发去庙里献祭,说是龙王不能得罪。但是年轻人很烦,说以后不钓鱼,不拜龙王庙……”

  “可是依山吃山,依水吃水,大家都不钓鱼,以后吃什么呢?”鬼道长摇摇头。

  那时候基本没有在内地工作的说法,也没有办法出去工作。渔民如果没有田地和鱼,就会饿死。

  “是的,所以琅琊潭的人都在争论这件事,没有决定。”酒馆老板叹了口气。

  有人问:“林叔叔,如果我们尖山岛发生这种事,你有什么办法和龙王商量?”

  鬼道长喝了口酒,说道:“如果尖山岛发生这种事,我自然会想办法。但发生在琅琊滩,我却不知道。人家没来找我吧?”

  “对,对,这不容易管理。龙王要是发脾气,就算和我们在一起,也打不到鱼。”钟老刘说。

  “怎么又说这种话了?如果都是乡里的村民,就不能善良一点吗?”鬼道长瞪一眼。

  钟老刘笑了笑,拍了一下嘴巴,笑着说:“林叔叔,这破嘴我已经习惯了。不用担心。其实我太刀气了,心好。琅琊滩赵寡妇借了我几十年几十块,我也没找她要!”

  “怪不得你小子这么多年没发大财了。原来他赚的钱都交给赵寡妇了!”他们笑了。

  俗话说,说话者无意听。席间,妹子在琅琊滩嫁了个渔夫,借口家里有事,直奔琅琊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