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胶加盟 正文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文 | 物道君

  来源:物道(ID:wudaoone)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跟你吃饭的人很多,为你做饭的人很少。

  面对困境,有人活成一道光,有人活成一道菜。

  东坡豆腐、东坡肘子、东坡鱼以及东坡肉,其实也是苏轼的人生注解。

  很少有人能那么完美地将“做饭”与“豁达”结合在一起,他是其一。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对于苏轼来说,说是豁达成就了一个美食家,不如说正因为他是个热爱美食的人,才成就了豁达的苏东坡。

  爱做饭的人,往往都很豁达。

  因为他们能在生活中用美食疗愈自己,他们能享受这素淡如水的生活,能用烟火换来心之所安。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爱做饭的人,看淡境遇,乐乐呵呵

  如果没有苏轼,中国历史将少了一束光。

  就如他跌落谷底,原是官场新秀,前途可期,却因心直口快沦落成小吏。

  生活贫瘠姑且不谈,更难的在于内心寂寥。

  可一个爱做饭的吃货,往往能从美食烹饪里,把生活的苦煮成诗。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当他苦于没有牛羊肉吃时,面对人人皆视为下品的猪肉,他却能为其注入灵魂。他在方寸的灶台之中,凭借对生活的热爱,硬生生地研究出了一道新菜式。

  他慢著火,少著水,用心去等待,等它火候足时自然美。

  在与猪肉的这场对话里,他也懂得了,有些事情需要等待。

  既然来到了黄州,那不如就竹杖芒鞋,一蓑烟雨任平生吧,只管乐乐呵呵,在江湖中踏浪。

  晚年在海南,半生寂寂,白须萧散,一身伤病。但我们并没有在他的诗中读出一点寂寥来,反倒越是到了晚年,诗境便越开阔。

  在海南时,极爱吃蚝的他常常试验各种新奇的吃法,除了蒸煮烧烤,他还试着将其剖开,把蚝肉与酒并煮,食出从未有过的体验。

  或许,对于美食之路的求索,正是他一路贬谪以来的希望。

  每一次味蕾上的满足,都能积蓄内心的欢悦,借以抵御残酷的现实。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牡蛎附于岩石,浪拍石冲,外壳早已凹凸凌厉,但里面却是晶莹饱满。正如东坡,人生多苦凄零,却因美食而明朗洒脱,活成一道道菜。

  爱做饭的人,胸中有种天清月朗的开阔,无论什么样的苦,都能用美食来疗愈。

  只要有吃的,他们往往能在苦闷中笑出声来。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爱做饭的人,享受平淡,归于素简

  若论在人间烟火里活得豁达自在,古人有苏东坡,今人有周润发。

  做饭一事,有人爱下厨,把食材烹制成各色料理;有人爱买菜,望着新鲜的食材都能感觉生命的跃动。

  发哥爱做饭,是圈里人都知道的。

  以前跟团队拍戏时,工作生活都在一起。空闲时,他会拉着助理去菜市买菜,而后就在酒店里为剧组做一顿美味晚餐。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有次发哥工作去了成都,还特地逛了菜市。他第一次看到大如人头的白萝卜,兴奋地拍照发给发嫂看,他说:“我决定买一箱萝卜回去当年货。”

  在云集众生百相的菜市场中,人们或被治愈,或被感动,总能获得些什么。

  很多时候,发哥在菜市场闲逛也会摄影采风。

  有次他看到一家人在卖菜,生意很好,心有所触。于是让他们站在一起,拍了张全家福送给他们。

  多少年后,周润发才从菜市场里明白:繁华落尽,终归平淡。

  当一个人能看透平淡是福气时,多少能堪破身外名利。于是发哥放下名利,把五十多亿的人民币悉数捐献。

  有人为虚名浮利而抛弃生活,锱铢必较于一毫寸利,如此心便越来越狭窄。

  能享受平凡的烟火生活,不去追求虚幻的表象,才是真正的豁达。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会做饭并非了不起的才华,无非是执着在一勺盐、一把火里,慢火为他熬成平凡的爱。

  逛菜市场也没有那么有趣,无非是素衣布鞋,游走烟火人间,把生活过得素简而温暖。

  毕竟穿梭熙熙攘攘的菜市,走入烟火缭绕的厨房,一日复一日,这才是生活的真相。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爱做饭的人,胸襟豁达,愿意付出

  三毛,是在大千世界里追风的女子,桀骜不羁,独自一人,不管不顾,我行我素。

  直到她遇到荷西,走进了厨房。

  在撒哈拉那寸草不生之地,她想把荷西的生活照顾好,甘心当起了家庭主妇。因为爱,她很豁达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每个困囿厨房的女人,最初都是自由的雨燕,时光和油烟暗淡了她们的羽翼。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最初,三毛做饭也失败过,她天真地理解,所谓鲜即“鱼和羊”一起煮,但做出来却一言难尽。

  慢慢地,她竟参透了做饭的手艺,为荷西做了许多中国菜。

  一种粉丝,她可以做出三种花样:“粉丝盒子饼”“蚂蚁上树”“鸡汤煮粉丝”。

  她告诉荷西:“粉丝是春天的第一场雨,落在高山之巅,冻成一根根的,山民便背下来卖。”

  对于荷西来说,那些陌生的中国菜肴,是那干旱沙漠里闪闪发光的温柔。

  爱做饭的人,都不自私

  后来,她的中国菜就出名了,荷西的同事常常过来吃。

  有时候,三毛也会感觉到疲倦,但是依旧每次都着装整齐,很庄重地办好每次的家宴。

  她说:“清风明月应是一个人的事情,倒是吃饭,人多些比较有味道。”

  做饭最大的快乐,是看到与人分享自己的成果,那人脸上的笑。一个人的厨房,一个人的晚餐,总归有些落寞。

  三毛在厨房里忙碌时,心里想着的是:荷西吃到这道菜的欢欣。

  或许很多人的羽翼都覆上了油烟,但我分明看到,那稍许暗淡的羽翼下,揽括着许多生命和爱。

  广阔而伟大。

  每个为家人做饭的人,在看到他们笑逐颜开的时候,累与乏都抛诸脑后。

  做饭很累,少有人能受得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油烟。

  所以我宁愿相信:

  哪有那么多人真爱做饭,不过都是在默默爱着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