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胶糕品牌 正文

坐在上面怎么动最舒服,装睡让儿子曰

  旁边的两个人都笑了。夏阳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她看了一眼弟弟,拍了拍他的胳膊。她觉得这个男人终究还是个孩子。

  夏阳回来的正是时候。夏家正邀请中医来调理石三的身体。老人很强壮,三个壮汉都控制不住。他说他没病。

  “叶,你不是总说前几天你心里闷吗?让医生看看,开点药吃……”

坐在上面怎么动最舒服,装睡让儿子曰

  石拿出手,按着孙子的光头抽了起来。这被称为响亮的耳光。“我没睡好。前几天一直做噩梦。我梦见你表哥在北京有事。我不能慌张。”

  夏海被打了一巴掌皮糙肉厚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主人,这是调节睡眠。就吃吧。”

  石叔大怒,道:“你别胡说。我不需要它。我不吃。去给我拿个电话,我再给夏阳打电话……”

  外人匆匆进来,面露喜色。这是石三治疗疾病的最佳药方。

  “爷!看,我哥哥杨霞回来了!肖飞也回来看你了!”

  夏阳回来后,石三的病大部分都好了。请来的老中医没有浪费,直接换了一个病人继续诊治。但是,这个姿势和石三之前被迫看病时的姿势是一样的。夏阳在家里被一群强盗般的表兄弟们坐了下来,看着强盗头子——。他的祖父夏戴着一顶貂皮帽,用袖子和老中医讨论他的病情。

  “它有吃药吗?开放,虽然开放,还有人参鹿茸灵芝等家。我还有东北长白山的野山参。缺什么药材,就张嘴!”

  老中医脸好一点。如果不是在监林住了三五年,他真的很想跟着药箱跑。这个家也吓到人了。“这个,老头,不是能弥补的病。虽然你刚才说的这些都是滋补的东西,但是不能一起用……”

  石大师思索了一下,摸着下巴说:“我明白。第二天要不要吃?”

  “不,不,那不行。这个我还是写个药方,你拿着药方去药店切片磨,按剂量熬药……”

坐在上面怎么动最舒服,装睡让儿子曰

  夏阳坐在那里听得哭笑不得,说:“爷爷,我只是感冒了。没事的。”

  石盯着他,吹胡子瞪眼。“什么都好?”年轻的时候容易生病,冬天咳嗽,好几次几乎都救不了。听爷爷的话,留在家里给你补。"

  老中医给夏阳诊脉,又看了看。“看着吧,都快调养好了。平时还吃药吗?”

  夏阳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平时吃的是冯姨给的药,调理效果不错,但总有一些说不出的“副作用”,所以此刻他真的不可能在公共场合说话。

  董——心领神会,主动接过话题,跟他提了过去。但是,老中医开了一个治疗风寒的药方后,就和老中医一起出去了,一路在那里低声说:”.他体质一直很弱,冬天手脚都没热过。他的内脏应该没有问题吧?要不要再加点草药?”

  夏阳看了他背影一眼,笑着摇摇头,这么多年,真的是没变。在他的身体事务上,江冬生的要求比他自己更严格,他真的很用心。

  我想回来摊牌,但有一种寒意。夏阳在床上躺了几天,脸都丢光了。

  江东升这样看着他,他却淡化了摊牌的心思。他俯下身,摸了摸夏阳的脸颊,低头吻了吻他,低声对他说:“还是算了?”

  夏阳目瞪口呆,没明白。“什么?”

  “我说算了。”董-握着他的手,掰着手指头弹,反手握在手心里暖他。他低头看着杨霞,笑了。他用鼻尖擦了擦,说:“你不用答应和我在一起。你爷爷老了,干妈心脏不好。何必去招惹他们生气呢?至于我老爸.他控制不了我。夏阳,你说现在谁能阻止我们,嗯?”

坐在上面怎么动最舒服,装睡让儿子曰

  夏阳一开始听得很认真,后来听到最后一句话就忍不住笑了。江东升的嚣张一如既往,但现在,这句话是真的。蒋肩上少了颗星,努力工作,蒋的面子现在虽然还在招抚这个小辈,但真的说起来,再过三五年谁招抚谁也说不准。

  夏阳一回家就生病了,但让家人来看了一次。刚从医院复查回来的夏母,看起来比夏阳还壮,有一次来看夏阳还跟他开玩笑。

  夏阳没有笑。他喝着马霞亲手做的药,咬着嘴唇,仿佛下定决心:“妈妈,坐下。”

  不明所以,夏的母亲,被夏阳抱着,坐在椅子上。只见长子衣衫单薄,与董、跪在面前磕了几个头。她震惊了。当她正要起床时,被夏阳拦住了。夏阳的声音嘶哑,但很坚定:“妈妈,这是你应得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儿子不孝,让你担心。恐怕将来会是……”

  他没说,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额头青一块紫一块的。

  夏母看着眼前的两个成年孩子,突然明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没觉得什么。只是他们是聪明懂事的孩子。夏阳是如此的体贴,东子也深受其害。这两个孩子不说,她一直认为这是不可理解的.

  东跪在夏的母亲面前,喊着妈妈。

  夏的母亲心里瑟瑟发抖,但看着的额头,很少在别人面前弯腰的江冬生叹了口气,答应道:“嘿。”

  夏阳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听到这轻叹,她终于放下一块大石头,短暂地闭上眼睛,松了一口气。

  “你们两个真是……”她扶夏阳站起来,夏阳好多了。一时难以站起来,江东升却圈住他扶住,靠在他肩上。“早在十多年前,东子就叫我‘妈妈’,这一点我一直记得。不管你怎么想,都要为未来做一个规划。杨洋有一个弟弟,但即使在你东子的家里……”

  江冬生从放手开始就一直在微笑。这时,她甚至答应了,说:“妈妈,你放心,我会照顾我们家的事情,你放心给我夏阳吧。”

  干妈和妈妈的区别就差一个字,但是听者的耳朵特别近。夏妈有点不好意思,但江东升还是一个“妈”在喊,比夏阳喊的还亲热。

  江家那边是真的准备好了。退休后,姜搬到香山种田养花,养活自己的生活,连老人都没说话。自然,姜的家里没有人急着找他的茬儿,来招惹他。

  夏母陪他们聊了一会儿,叫夏阳好好休息,就先走了。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开玩笑说,“嘿,这次我想等杨洋回来,给他介绍一个好女孩认识。这一次,我要回去,想想这样拒绝别人。”

  夏阳:“…”

  江冬生:“……”

  相亲的事情一直拖到晚上也让姜直琢磨。

  江冬生剥下半个橘子,慢慢喂给夏阳。他好像不经意间开口说:“喂,夏阳,你以前不知道这个相亲吧?年前我还以为在信封里看到了一些照片妈妈写给你的,咳!”

  夏阳扬起眉毛,笑着看着他。“那是我表哥夏文俊。她在省城教书,给我拍了几张她和孩子的照片。你觉得他们都像你的家人吗?上来就塞一张女生照片让你选?”

  董-姜生脸皮厚,丝毫不以为意,但他把蒋家那些人带来的照片都拿出来,和夏阳一起看着,没有对妻子隐瞒什么。是夏阳,不是说对个人有什么尊重,收到信也不给他看一眼,还是他今天可以趁机问一下?

  董——低头看着夏阳,看着小白脸,但那双眉眼却越来越动人,尤其是垂下来的睫毛,一个像乌鸦羽毛一样落下的小影子,偶尔抖动一下,惹人怜爱地看着。

  江东升再也忍不住了,弯下腰吻了他一下。没等夏阳反应过来,他就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放心,那些照片里的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美丽。”

  江少的声音低沉嘶哑,喷在他耳朵里的热气让夏阳的脸浮起一丝红晕,但他又急忙推开他,低声反驳:“江东升,你在说什么!”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怎么能拿他和女人比?

  东-姜生发出嘘声,一点也没有屈服。他喜欢夏阳淡淡的愤怒,看着就想脱衣服欺负他,直到夏阳低下头.他这么想的时候眼睛一黑,真的亲了他一下,挡住了反抗的嫩唇,欺负了他一次。

  拿着外面的药进来的夏志飞,动了动耳朵,强忍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退出了门。他深吸一口气,颓然地在门口坐下,一直开着门,掐着自己的时间。

  半个小时,他不会再等一分钟。如果江东升还敢欺负弟弟,就揍那个流氓。

  这本书从www.jjxsw(九九小说网五首缩写)下载。作者:雪音。

  附件:【本作品来源于网络,本人不承担任何责任】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女主大人,我错了(GL)》

  作者:雁过我痕

  复制

  童谣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杯子里。

  不仅通过作者的太监写的爱情幻想小说,

  还打扮成一个爱找死,喜欢抢男女配角的人。

  为了救自己的命。

  童谣立刻用狗腿抱住了女主的大腿。“我的女主人,我错了。”

  内容标签:各大洲穿书升级流东方幻想

  主角:东方明辉,东方(千)万宇

  =====================

  第一章死亡

  童谣在车上打了个盹,突然一阵急速的晃动让她的头磕在了横杆上。疼痛让她觉得不对劲。

  公交车什么时候变成红色轿子的?这要是放在古代皇宫里,她不是贵夫人吗?

  “怎么回事?”童谣尖叫起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