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适合人群 正文

全都含进去小妖精,从后面抱住揉着乳

  雷子宸看着她的脸,漆黑的眼睛有点沉重,“你真的想变得坚强吗?”

  对面的章慕白用那么严肃的语气问他冷冷,隔几秒钟就笑着说,“也不想变得更强大,这是因为他现在太虚弱了,是不是?”

  她的眼睛有点模糊。当她说这话时,她似乎不敢直视雷子宸的眼睛。

  “不管怎样,我也要为这安然事件感谢你。感谢您愿意帮助我们。”

全都含进去小妖精,从后面抱住揉着乳

  张笑着摇摇头。“陈子,你不必这么说。怎么说这件事也是因为我。秦博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她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可能是因为她不喜欢我对你深深的爱,但却得不到任何回报。这就是为什么她一度想陷害安然。”

  雷子宸低头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看着棕色的液体,以及上面精致的白色花朵。

  “她是她,你是你?她为她所做的付出了代价,我自然应该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雷子宸这么说,章慕白也没有继续反驳什么。

  她低下头,喝了几口咖啡。在此期间,雷也没有说话。她的眼睛落到窗外,看着街上的车辆。

  张犹豫了半天才发问,“陈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我们不是从头到尾都是朋友吗?”

  雷子宸看着她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

  张没有想到这个答案。她微笑着点点头,“是的,我们一直是朋友。”

  “你一喝完咖啡就回家。我有工作要处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先走了。”

全都含进去小妖精,从后面抱住揉着乳

  “好,走吧。工作仍然很重要。今天也不是休息日。我冒昧地寻找它。顺便说一句,记得向安然小姐道歉,让她白白蒙受这些冤屈。”

  雷子宸没有回应她的最后一句话,转身慢慢走出咖啡馆,很快背影消失在张穆怀特的视线中。

  ……

  晚上下班后,雷去了军区大院的医院。当时,安然和安琪正在吃饭。显然,只有两个人在吃饭,但是食物摆在一张大桌子上。各种食物都很丰富。张妈做了一半工作,马旭做了一半工作。

  安龙儿看见雷子宸进来,连忙笑着向他招手。

  “四哥,你来得正好。刚才食物还是热的。我去厨房给你拿双筷子。”

  雷子宸转头看着安龙儿有些雀跃的背影,回过头来问候戚。

  “安龙儿今天是怎么了?你遇到过快乐的事情吗?”

  安子笑着斜眼看着他,“可能是因为奥迪要结婚了!然而,我对此非常高兴。”

  对了,他差点忘了这件事。看来杨燕今天一早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说婚礼定在下个月的第一天。看来他需要好好看看时间表,腾出那天的时间。

全都含进去小妖精,从后面抱住揉着乳

  最近,坏事情太多了。杨燕在这个时候结婚也是好事。它只会让这些事情变坏,让你开心。

  晚饭后,他们三个去楼下的小花园散步。他们回来时,安子有点困,打算在床上躺一会儿。因为他现在好多了,不需要一天24小时都有人陪着,雷陈子把他安全地带回家了。

  “四哥,明天早上我要去做产前检查,你有时间吗?你想陪我吗?”

  安龙儿不是矫情的女人,平时有产前检查之类的事情,可以去,可以去,有没有人陪,其实都无所谓,但是蒋君恩今天打电话,告诉她明天可以去听胎心。

  听听胎儿的心脏!

  这是她第一次和婴儿见面,她希望雷子宸会在那里。

  然而,安龙儿仍然担心雷子宸有一些工作要处理,因为前几天为了他自己的事情,估计雷子宸一直在逃亡,所以她没有事先说为什么,而是问他是否有时间独处。

  安龙儿问他,雷当然说他有时间。即使他没有时间,他也必须抽出时间。

  “明天早上没什么事,我会陪你做产前检查的。”

  安龙儿点点头,他的眉毛和眼睛雀跃,这告诉他,他可以听胎儿的心脏明天。

  雷子宸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但事实上并不像安龙儿想象的那么高兴。对于安然肚子里的两个孩子,雷子宸很开心,但这种快乐并不等于安然的快乐!

  体检的时间是早上9点左右,因为体检后吃饭还不算晚,但当雷带着安龙儿终于赶到医院时,已经是9.40-50元10点了。

  当他们上楼时,他们有点匆忙,主要是安然匆匆地走在他们前面。雷子宸并不担心迟到,而是悠闲地跟在他们后面,双手插在口袋里,淳的脸上充满了骄傲。

  安龙儿转过身,怒视着他。“四哥,我们已经晚了。你能走快点吗?”

  都怪他,明明知道今天早上要做产前检查,昨天晚上得早起,还得睡上半个晚上!

  安龙儿觉得如果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害怕天京的房子。最近,他经常好几天没回去。如果他这样做了,他就会被雷一遍又一遍地“翻来覆去”。

  雷子宸紧随其后,不慌不忙的说道,“急什么?这种事情不是会议。如果你早来、早检查、晚检查、晚检查都没关系。”

  “不过人家江医生也很忙,还好,因为我的时间耽搁了,很有可能他的其他产妇也会受到影响!”

  听到安龙儿的话,雷陈子加快了脚步,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郑重地说。

  “既然如此,咱们干脆换个妇科医生,你觉得在青玲表哥怎么样?她是我们的表妹,也是一个女人。你们两个应该更容易交谈,不是吗?”

  逛了一两天,原来雷子宸就在这里等她,果然,雷子宸心里还是牵挂着蒋君恩。

  但是安龙儿真的不想换医生。她认为蒋君恩在她分娩前帮助她做产前检查是有好处的。

  因为她和蒋君恩有这样的关系,而蒋君恩一直对她很好。蒋君恩第一次发现自己怀孕了。安龙儿总觉得他想让蒋君恩和她分享两个孩子的到来。

  与雷子川的表妹相比,安龙儿一直觉得自己的表妹应该更亲近些。即使他是个男人,可能有些事情不方便,但他也是个医生。我不知道有多少产妇分娩了。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在乎的。

  但是这些话,安龙儿又不能直接跟雷子宸说实话,一时间有些窘迫,低着头,表情有些委屈。

  雷子宸看到她那样,心中已经明白她不愿意换医生,虽然他的心里确实有一些小小的不适,但与这些相比,他并不想舒服。

  “好了,好了!那就让江博士给你检查一下。我们去找姜博士吧。”

  安龙儿敲门,很快里面传来蒋君恩的声音。

  打开门,看见雷子宸和安龙儿一起走了进来,蒋君恩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怀疑,而是一脸暧昧的看着他们。

  “九点钟集合,你们两个直到十点钟才到达。你今天睡过头是因为昨晚太累了吗?”

  蒋君恩开安然的玩笑是对的,但在雷子宸的耳朵里听到这个笑话却不是很舒服。

  "表亲们太关心我们的私事了吗?"

  蒋君恩挑了挑眉毛,耸了耸肩。“我只想活跃一下气氛。恐怕你们两个会因为迟到而感到尴尬。”

  雷子宸点头,对安龙儿微笑。

  “没关系,表哥。我和我妻子仍然脸皮厚。我们知道这是一件小事,我们不会放在心上。”

  安龙儿觉得有点尴尬,听着两个人的一对一对话,不由有些头疼。

  他迅速坐在蒋君恩的对面。“嗯,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产前检查?我迟到了一个小时,难道我没有耽误你检查别人的事情吗?”

  “延迟被推迟了,但幸运的是,我足够聪明,让别人占用你的时间。”

  安龙儿吐了吐舌头,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

  以下是产前检查的过程。安龙儿跟着蒋君恩进了里屋,而雷子宸在外面的办公室里等着。

  “你丈夫是怎么来的?”

  蒋君恩一边给了她一张支票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安龙儿平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微微张着嘴,看上去很开心。

  “你不是告诉我你今天可以听婴儿的胎心吗?我叫他一起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