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适合人群 正文

我被轮流抽插,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

  于欣原本并没有太在意方平说的那些话,练下来这么多年,对于这种事情和当初的战争,她早就习惯了。

  事实上,如果安龙儿刚才没有站起来,安在欣可能会扇方平一巴掌,但她的巴掌不会那么重,她也不会生气。她会警告方平,把她的嘴擦干净。

  看着安然愤怒地站在她面前,一双眼睛有些发红地看着她面前的方平,剧烈起伏的胸部显示出她的愤怒。

  在何歆心有些小动容的时候,她轻轻握住安龙儿颤抖的手,在自己的手心里,仔细地抚摸着,是为了给那过于紧张的肌肉一些安慰。

我被轮流抽插,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

  方平转过身,看到是谁打了他,不禁笑了起来。

  “哈哈!我以为是谁?原来是那个婊子的女儿,为什么?看着我这么说你妈妈,你有没有感到有点生气?安然,你认为你和你的老板有什么不同?你不也是抢别人丈夫的情妇和在婚姻中作弊吗,婊子?”

  周围有越来越多的旁观者。虽然我们不知道方平到底是谁,原因和后果是什么,但看到这种撕裂和推动是非常有趣的。中国人非常活泼,大人物都想八卦。

  所以在方平大声叫喊之后,许多听到阳台上噪音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地探出头来,试图聚集起激动的情绪。

  当然,这也包括了方家宴的包厢。当有人听到外面的声音时,他打开门出来看。

  “啊,是方平阿姨!”

  走到门口,看着这个年轻人突然叫了起来,现在,包厢主桌的方站了起来。

  第773章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方拄着拐杖,快步的向外面走去,他现在真的是害怕这样的事情,每次都这么闹起来,最后是让方的脸不见了!

  本来不是一个旁观者,但这事关方家人的面子,而且大家都已经出去了,他自然也跟着出去了,不过此刻风云万万没有想到,站在人群当中,和面对面的,竟然是于欣。

我被轮流抽插,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

  围观的人很多,张把和安在欣安然他们围在中间,方想进去看看现场,却怎么都挤不进去,最后和两人护着他,勉强来到人群前。

  现在,闫芳突然看到了中间的阿信。

  于欣也看着闫芳那边很快走过来,她眼神中的表情微微动了动,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对面的方平又开始喊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说话?无耻的婊子妈妈,敢拉别人的丈夫出去吃饭,无耻的女儿,敢打人,现在很多人,却不敢说话?你不是一直很傲慢吗?”

  这个时候,叶身后的终于追上来了,他看着跟着安在馨,原本也没什么事情,因为他觉得的能力跟不上安在馨,而且就算追上了,坐在轮椅上,也对安在馨没什么办法。

  为了减少事情的影响,安以馨不会当众跟吵架,所以叶暂时没有跟进。

  一方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心里很不高兴,另一方面,也是怕他过来之后,方平闹得更厉害,那么对安以馨的影响就更坏了。

  不过,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叶的意料,结果,今天的爆发力却是叶没有想到的,她竟然在阿信还没有下楼之前,就突然追上了她。

  其次,安然的出现也是一个意外。如果没有安然,这个案子早就解决了。绝对不可能等到有这么多旁观者。

  围着一大群围观的人,叶顿时急了,他知道,安在鑫绝对不会想把自己的事情闹大的,小的也就算了,真的上了报纸,安在鑫肯定不会高兴的。

我被轮流抽插,我在公车上高潮连连

  所以叶甚至把人群推到了一边,走到了中间位置。

  他伸手去拿方平的轮椅,平静地说。

  “你在这里乱搞什么?快点回来和我一起吃饭!”

  叶本来想推轮椅的,但他没推。原来方平已经很用力地抓住了手刹。

  “叶,你叫谁回来吃饭?今天晚上,我没有和你一起来这里吃饭。你不是和那个小婊子安在新来这里吃饭的吗?如果你想喊,你也应该叫她!”

  “方平,给我把你的嘴擦干净!我和安小姐之间没有什么。今天,我以老朋友的身份和安小姐共进晚餐,庆祝她的房子已经装修好,很快就要搬进来了!你不能在这里无理取闹!”

  叶的脸色极其不善,他带着歉意看着对面的于欣,不过于欣却是偏过头,没看他的脸色。

  叶见安在昕,心中一时间更是气愤,又是气愤又是担心,不想直接把轮椅拖走,不过他越是这个样子,越是不肯松手,就像疯狗一样,大喊大叫。

  “叶,是我不讲理吗?她的房子装修后,她为什么不邀请每个人去吃饭?相反,她正和你一起在那边黑暗的小阳台上吃饭!在你们两个单独在法国呆了这么多年之后,我不会调查你们做了什么肮脏的事情,但是现在在家里,在我们家面前,你想这么放肆吗?叶,你有没有把我放在整个方家族的眼里?”

  方平此时的头脑仍然清晰,说这些话可以说比平时高出几个层次。这时候,我也站了起来,挡在我身后,那威严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云天,这个事情是你做得太多了吧?这么多年来,平儿对你在法国所做的一切视而不见,都是因为她的身体。但这只是因为我们的家庭是宽容的,而不是因为善良和懦弱。你现在在我们家面前公然和那只狐狸鬼混。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叶蹙着眉头,心中已经激动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约安以馨一起吃饭,竟然正好赶上了大牙的家宴!

  那女人不管搞什么,叶都不怕,因为他能治压,但是方就不同了,不管怎么说,方在宁海市还是有点威望的,而对于叶,方是长辈,他做了什么,也不能做得太过分。

  看着叶被方* *了一会儿,立刻开始为难对面的于欣和安龙儿。

  “真的是鱼开始发臭了!妈妈是一辆能把人带到终点的公共汽车。她知道如何勾引别人的丈夫和女儿。另一个无耻的情妇,你的家人,你怎么能这么恶心!”

  “方小姐,用真实的证据说话,你凭什么说我老婆是小三?以前不是一切都曝光了吗?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和我的妻子,还有你的儿子和方文熙小姐,都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你为什么在这里喷血,不讲道理?还有,关于我岳母……”

  “说吧,雷子宸,你一直没有能够表达清楚吗?我现在就想听。你怎么解释安在欣的遭遇?”

  方平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的雷子宸,两片雷子宸抿着薄薄的嘴唇,喉结微微滚动着,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睛里产生危险的光泽,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时候,安在欣是受害者。这是陈宜芝说的,他知道是一个大家伙误解了安在欣。从头到尾,安在欣是最可怜的一个。

  但是后来,雷子宸真的无法解释安赛欣做了什么,虽然有时候他觉得安赛欣看起来不像公众所说的那样,但是雷子宸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些事情。毕竟,安赛欣年轻时也是这样。

  “说不出话来?没有借口,是吗?雷子宸,你家一直霸道,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占了真相,在大院里一直欺负我们家,可是今天这件事,找不到真相,对吧?因为安在欣是个卑鄙的彪……”

  “姐姐。”

  当方平突然被人群中的一个“大姐”拦住时,她那令人作呕的话还没说完。

  方平惊讶地回过头,却看见闫芳穿过人群,一双结实的长腿,裹着军装的靴子,上身是宽松的军装,但隐约能看到里面浑厚的肌肉。

  闫芳径直走到安在馨的身边,很自然地握住安在馨的手,叫她把它拿回去。

  “姐,跟你未来的嫂子说话似乎有些不礼貌。虽然我不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清楚地告诉姐姐,安小姐与姐夫无关。如果你真的想深究,他们两个可以被视为普通朋友。毕竟,在法国这样的外国很难遇到老乡,但说实话,像我这样的姐夫和男朋友不太适合做我女朋友的不忠对象。”

  闫芳的声音和他自己的一样,正直而威严,他的话特别有说服力。他突然站起来,承认自己是辛的男朋友。这使得围观者燃起了火焰。

  的确,与方言相比,叶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在大家看来,叶的算是保养得很好,家里有钱。他是整个叶家族的最大股东。

  但这一切与闫芳相比如何?什么事?

  是方家族的次子,而且是现在整个军区大院里的晚辈我都能要强上一系,而且他虽然已经到了四十岁,但是他从来没有结过婚,甚至没有任何的绯闻,长得不错,身材更是好到爆,这一切,都不是叶能够比拟的。

  此外,闫芳和安在欣站在一起,这是一个愉快的风景。

  闫芳站起来说这些话,方平想不到,当时她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还是郁芳在他身后冲了出来。

  “二哥,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能和这样的人交往呢?她是一个可以……”

  闫芳抬起头来,目光冰冷的朝着郁芳那边,吓得郁芳连忙咽下口水,接下来的话毕竟没有说出口,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你不想可怜这个女人,毁了你的名声。二哥,你是一支著名军队的首领。你真的不应该说你是别人的男朋友,只是为了帮助这个女人逃脱惩罚!”

  郁芳的这番话,事情的真相又变得复杂起来,围观的群众忍不住私下偷偷讨论起来。

  第774章够了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说了实话?”

  “我想方平说的应该是真的吧?安在新和叶家有多年的暧昧关系,外面没多少人说的出现是安在新造成的!”

  “但我认为闫芳局长说的没错!而且我觉得方的家庭一直不是很好。他是闫芳酋长。他可靠可靠。在方的家里,我只想相信局长的话。”

  “呦呦呦!你对闫芳的自信和可信度有什么看法?你显然相信闫芳的脸的价值,花痴!”

  “你别胡说八道!你认为酋长的绘画风格真的与方氏家族完全不同吗酋长有必要站出来对一个恶心的女人说这样的话吗?他有必要和一个人去做福柯的情妇吗?”

  “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我说你别打我啊,我觉得,闫芳特首和安在欣站在一起,真的很般配……”

  “虽然我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我不得不说,他们真的很有才华,关系也很好。如果不是因为安在新的丑闻,我认为这两个是最好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