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阿胶问答 正文

「语音版」让时光慢下来,文/朝颜

  「语音版」让时光慢下来,文/朝颜

  我是追赶着夕阳来到惠州巽寮湾的。穿过一大片金黄色的沙滩,打开事先预定好的海景房时,我终于可以确信,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那片海。

  许多年以前,我爱上了孟庭苇的那首《一个爱上浪漫的人》,从此,浪漫几乎成了我一生的劫。对大海的追逐,很大程度上和浪漫有关。当夕晖和云层相互交汇,在海面上投射下迷离的光影时,我的心便被整个俘获了。

  黄昏的海滩是性感的。在这座天然的海滨浴场里,时常有身姿曼妙的女子,或穿长裙,或着泳衣,摇曳而过。而水面上点点攒动的人头,洁白的肌肤,以及掀起的银色浪花,最是诱引得人心头痒痒。我没有理由不张开双臂,投入水中,尽管我是一只彻头彻尾的旱鸭子。

  放松了自己,漂在海面上,任由海潮将我冲上来,又带下去,就像一只不小心搁浅的贝壳,来去全不由自己。我喜欢,就这样忘了时间,忘了脑子里塞满的凡尘俗事。

  很多时候,我们和自己,和别人,和生活较着劲,常常累得筋疲力竭。而随波逐流,又何尝不是一种轻松的活法。

  巽寮湾的夜,注定是无眠的。夜灯眨着暧昧的眼睛,海风一波一波地掀起你的长裙,这样的夜晚,或者最适合邂逅。真的,经过一堆篝火的时候,一个大男孩拿着一串烤肉走过来,很诚意地说:“请你一起去唱歌,好吗?”淡淡地摇了头,终于明白,内心的浪漫永远只对某一个人开放。那些浅浅的青春的欢愉和悸动,被悄悄地遗落在了十八岁。

  十八岁,是多么令人嫉妒的年龄啊。沙滩的舞台上,霓虹闪烁,有音乐,有宣言,有嘶吼,还有尖叫,那是他们的天下。他们举着各路武林盟主的牌子集结人马;他们高声地亮出年轻的狂野;他们恋爱,拥抱,表白;他们喝彩,追逐,驱赶,甚至将鞋子和瓶子像一阵暴雨似的扔向台中,但是连上帝都会原谅他们,因为他们还那样年轻。

  不远处,孩子们坐在沙滩上,堆砌着他们的城堡,专心而又执著,不容许大人的打扰。我只能远远地看着,看着童年,看着青春,看着那些早已从生命中逝去的岁月。想起小时候,我拥有的沙滩没有这般辽阔,但我依然喜欢把脚深深地埋进沙堆里,再抽出来,能留一个小小的涵洞,都那样欣喜若狂。想起毕业的那个夏天,我们疯狂地肩挑手提,为校园筑起了一个大沙场,没有快活多久,又在那个沙场上洒泪而别。

  风吹过,篝火明明灭灭,映照着那些热烈的脸庞,一个男孩在唱《情网》,深情,真挚,是我喜欢的那种声音。空中的烟花点燃了一拨,又消散一拨,绚烂美丽到极致,又短暂迅疾到极致。一如童年,一如青春。

  赤着脚,一圈一圈地走在热闹的外围。巽寮湾的细沙最是温柔,轻轻地摩挲着你的脚底,给人一种熨帖的舒适。仔细聆听,海浪也是轻柔的。它安宁地,有节奏地敲打着你的灵魂。这样的夜晚,其实很适合冥想。坐下来,望着一大片幽深的海域,那种难以名状的辽阔直抵生命。很多时候,我甚至有一种陷入其中的冲动。它是那样平坦,不带一丝牵绊, 岂是人类能够企及的境界。尘世间人如蝼蚁,忙忙碌碌又终归于尘埃,唯有海,能获永恒。

  在冥想中,时光慢了下来,如片片飞羽,轻薄、透明,在夜风中徘徊。不忍离去,不忍睡去。不觉凉意侵身,已是凌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